(四)
    1941年1月6日,“皖南事变”发生后,蒋介石置国内外舆论于不顾,又调重兵进攻华中地区。1月20日,中央军委鉴于华中地区的形势,发布了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,把华中部队统一改编为七个师,坚持把豫皖苏根据地的部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师,彭雪枫任师长兼政治委员。四   师健儿和豫皖苏边区人民在华中局和新军部的统一部署下,在津浦路西,展开了艰难困苦的反顽斗争。
    一月下旬,日军发起了豫南战役,国民党军节节败退,涡阳、蒙城、太和等地失陷。根据中央“向西发展”、“向平汉路推进”的电令,彭雪枫率部追击西犯日军,迅速推进到新黄河一线的颖上地区,攻克太和、界首、收复涡阳、蒙城,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。
    日军发动的豫南战役结束后,蒋介石又调三十万大军向华中地区大举进攻。汤恩伯等九个师向豫皖苏边区扑来。彭雪枫率豫皖苏边区根据地军民以“对摩擦栱逆之来,惟有以刺刀及热血答复之”的大智大勇,一面对日伪军进行反“扫荡”;一面又奋勇抗击国民党军队的进攻。经过三个月艰苦卓绝的斗争,与敌伪顽进行了五十余次战斗,给敌人以大量的杀伤。但由于敌强我弱,加上顽军兼有适合平原作战的骑兵配合,四师先后几次遭到重大损失。部队处境十分困难。
    1941年4月25日,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,为了照顾抗战大局,指示四师留少数地方部队坚持路西斗争,将主力转移津浦路东,以巩固和扩大皖东北根据地。5月4日,彭雪枫和四师指战员忍痛告别豫皖苏边区的广大群众,转移到津浦路东洪泽湖畔。这时彭雪枫把主要精力放在部队整顿,加强军政训练上。他提出“要把四师建成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队伍”的口号。为了加强和充实师主力,提高部队战斗力,他以很大的决心和毅力精简了机关,调整了机构,整编了队伍,使之更加精干有力。为了便于部队整训和开辟新区工作,当年6月雪枫率师主力和机关转移到洪泽湖东仁和集驻扎。
    彭雪枫非常痛惜豫皖苏根据地的损失,认真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。7月中旬,遵照华中局指示,在仁和集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四师军政委员会扩大会议。会上,彭雪枫虚怀若谷,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,不邀功诿过,不故步自封,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。这次会议是四师历史上一次重要的会议,它总结了路西反顽斗争的经验教训,统一了思想,增强了团结,鼓舞了斗志,教育了干部,对以后四师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。会后,雪枫无论著文、写信、作报告和同志们交换意见,主动检查自己的缺点和错误。他的自我批评发自肺腑,开诚布公,推心置腹,感人至深,表现了共产党员勇于自我批评的高尚品质。陈毅代军长指出:“雪枫同志这种勇于进取的精神,正是我们同志应当向他学习的,连我自己在内。”
    仁和集会议结束后,新四军政治部主任邓子恢调任四师政委、淮北区党委书记。彭雪枫与邓子恢密切配合,集中力量抓部队的军政建设。他首先组织干部学习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,澄清模糊认识,坚定胜利信心,为进一步树立坚持长期抗战,克服更大困难,打下了思想基础。同时,根据党中央、华中局和军部的指示,加强部队的政策、纪律教育,引导大家自觉地总结四师建军三年和路西斗争经验,以提高干部的思想水平和军事指挥能力。在整训中,雪枫强调突出党对部队的领导,发挥连队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。经过整训,部队面貌为之一新。彭雪枫在抓部队建设的紧张之余,还利用这个难得的稳定环境,阅读了大量的马列和毛泽东著作,钻研了《苏联红军战史》、《孙子兵法》和德国军事学家克劳维茨的《战争论》等古今中外的军事书籍,结合自己的长期战斗实践,写下了《游击战的几个作战基本原则》、《战略战术讲授提纲》等重要文章,对部队的建设,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。彭雪枫作为我党我军一个优秀的高级军事指挥员,这时,在各方面更加成熟了。
    1941年7月,国民党顽固派江苏省主席韩德勤,为接应国民党军汤恩伯集团东进,派王光夏两个团侵占泗阳县陈道口。为了粉碎国民党军对我东西夹击的阴谋,在陈毅代军长的统一指挥下,新四军二师、三师、四师各一部协同作战,于10月中旬,发起了陈道口战役。彭雪枫到陈毅指挥所领受任务时,陈毅笑着说:“你当我几天参谋长吧!”彭雪枫被留下协助指挥。10月17日,彭雪枫仅带少数随员前去做敌王光夏第一支队司令孙玉波的工作。经他说明利害,晓以大义,终于使孙玉波战场起义,里应外合,配合我军于10月19日将王光夏第二支队消灭,取得了陈道口战役的全胜。从而使皖东北区、淮海区、苏皖边连成一片,控制了运河,取得了主动。
    彭雪枫根据三年平原游击战争的经验,特别是路西反顽斗争的经验教训,于1941年8月1日,组建了四师骑兵团。他率先把自己心爱的坐骑“火车头”送去,并亲自指挥骑兵团的训练。他要求骑兵团“上马要象蚱蜢一样快,骑坐要象盘石一样稳固,奔驰要象风一样迅速,不仅要会马上劈杀,还要能在马上准确地射击,能在马上打机枪、打小炮。”他还要求骑兵战士“对敌人在象猛虎,对人民要象绵羊,对敌人要狠,对群众要爱。”经过几个月的时间,骑兵团发展到三个大队,500多匹战马,培养了一支勇敢善战,猛打猛冲,人民热爱称颂的钢铁部队。它驰骋在淮河两岸,进行了多次艰苦的战斗,杀得敌人胆颤心寒,保卫了广阔富饶的淮北平原,在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面前,显示了无比的力量,在平原游击战中发挥了极大的突击作用,被称为“机械化”部队。“骑兵团”和“拂晓报”、“拂晓剧团”,被人们誉为新四军四师彭雪枫师长的建军“三宝”。
    “拂晓报”是雪枫1938年秋率部从确山县竹沟镇出发东征时创办的。他亲笔题写了报头。他说:“拂晓象征光明,象征胜利,是我们的追求,是我们的希望。”他经常为这份油印小报写文章,参与编辑工作。许多精辟的社论和专论,都是他在运筹帷幄之中文思的结晶。使这张报纸在宣传党的方针政策,对根据地的敌对斗争、经济和文化工作,对鼓舞部队的战斗意志方面起了重大作用。毛泽东、陈云亲笔写信给彭雪枫,嘉奖“拂晓报”办得好。刘少奇、王稼祥、张闻天、徐海东等也题词勉励。
    “拂晓剧团”是1938年11月,彭雪枫率游击支队东进到鹿邑的途中,以杞县大同中学来参军的十几岁的学生为骨干组建的,以后又把青年先锋队和河南孩子剧团合并起来。在他的热情关怀和精心培育下,“拂晓剧团”很快成长起来。这支年轻的文艺宣传队,以朝气蓬勃、充满希望和进取的精神,使用文艺的武器担负起团结人民、教育人民、打击敌人、瓦解敌人的任务。他们以话剧、京剧、街头剧、歌舞剧等多种形式的演出,受到了边区人民的热烈欢迎。抗日军民曾热情赞誉“拂晓剧团”是在华中抗日前线、淮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开放的一朵文艺鲜花。而精心培育这朵鲜花的园丁,正是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将军。
    1941年9月24日,34岁的彭雪枫在淮北半城与林颖结婚。林颖,原名裕群,又名楠,姓周。林颖是工作后自起的名字。1920年3月生,湖北襄樊人。1938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,次年11月到达豫皖苏边区,与彭雪枫结婚时任淮北苏皖边中共淮宝县县委妇女部长。
    1942年9月,彭雪枫兼任淮北军区司令员。他除了抓好部队的建设外,对根据地的政权建设也极为关注。10月14日,他在边区参议会上所作的军事工作报告中,提醒边区军民要“居安思危,枕戈待旦”,随时准备应付敌人对根据地的进攻,号召军民团结抗战,奋斗到底。
    11月中旬,日伪顽6000余人,在骑兵、坦克、飞机配合下,由泗县、宿迁、淮阳、盱眙、五河等地向淮北洪泽湖的半城和青阳我中心区合击。并在青阳马公店、金锁镇、归仁集等处构筑工事,建立据点,打通泗(县)宿(迁)公路,烧杀奸掳,反复“搜剿”,破坏和分割我淮北根据地。
    彭雪枫为了还击和粉碎敌人大规模的“扫荡”,在全边区进行紧急动员与部署。除地方武装就地坚持与敌周旋外,主力部队则跳出合围圈,相机打击敌人。他自己带领师的前梯队,在根据地灵活机动打击敌人。经过33天的浴血奋战,大小战斗30余次,打得敌人弃械遗尸,狼狈溃逃,终于取得反“扫荡”斗争的全胜。从而使淮北根据地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。彭雪枫同志在总结反“扫荡’,斗争中取得的胜利时,强调指出“要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,必须在思想上、政治上、军事上有应付最坏情况的充分准备。”他提醒淮北军民“在枪口对准日军的同时,勿忘提防不义友军的背后袭击”。他的这一预言,后来成了事实。
    1943年春,蒋介石密令韩德勤和王仲廉东西对进。韩、王于3月1日,突然侵占淮北区里仁集、陈道口。经我军一再劝阻,呼吁团结抗日,但韩德勤却执迷不悟,于3月14日又亲率八十九军独立旅和保安第二纵队等部,强渡运河,进入淮北根据地中心区之金锁镇、界头集、山子头等地,妄图将四师消灭于洪泽湖以西地区。
    为了再次粉碎顽固派东西合击的计划,戳穿蒋介石扩大内战的阴谋,保卫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,经军部批准,由彭雪枫师长和邓子恢政委统一指挥四师和二师、三师各一部,首先消灭韩部,然后对付王部。3月17日夜,彭雪枫率四师指战员对山子头地区的韩部发起自卫还击。经过激战,于18日上午胜利结束战斗。全歼韩德勤总指挥部及其独六旅和保安第二纵队,生俘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以下官兵2000人,击毙专员王光夏、旅长李仲寰以下数百人。吓得已经越过津浦路、进至灵壁县以北,妄图夹击我四师的王仲廉部及八十九军,仓皇逃回路西。韩德勤被俘后,陈毅、彭雪枫、邓子恢以有理、有节、有利的原则,对其进行忆旧谈新,严厉教育他革心洗面。韩答应共同抗日,不再与新四军磨擦。4月1日,礼送韩德勤出境。
    山子头战役的胜利,不仅粉碎了敌人夹击四师的阴谋,保卫了淮北抗日根据地,而且使淮北根据地日益走上巩固发展的道路,对发展整个华中抗日大局有重大意义。这时,年轻的四师已壮大成长为华中新四军的劲旅之一。
    经过两次军事上的重大胜利之后,淮北地区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。1943年9月,彭雪枫和政委邓子恢及其它领导同志一起,根据中央的方针,领导淮北地区的军政干部开展了整风运动。雪枫以身作则,带头学习文件,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。他常以中外历史经验和自己走过的道路为镜子,认真反省,对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毫不留情。他在给林颖的信中说:“古人尚能每日三省吾身,何况我们是无产阶段的先进分子呢?”他总希望别人能给他指出缺点和错误。他说:“一个共产党员,如能善于自省,他就会日日新、月月新,不断进取向上”。他还亲自为《拂晓报》写了题为“战斗之外,整风第一”的重要社论,对整风运动起了很大推动作用。由于他善于总结经验教训,通过整风运动,他的领导作风和领导方法及军事指挥艺术都有了很大的提高。陈毅同志后来曾写诗颂日:“整风事不易,自省为理难,洗濯冒冰雪,佩君不畏寒。”对彭雪枫严于律己的革命品质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
    与此同时,彭雪枫还非常重视淮北根据地的建设工作。在政权建设方面,他坚决贯彻中央精兵简政和“三三制”政策,多次主持淮北参议工作,注意调动各方面人士建设根据地的积极性,奠定民主政治的基础。他还指挥部队及地方武装,大力清剿土匪,安定社会秩序,开展减租减息,发展农业生产,创办学校教育,并大力开展纺织运动,创办机器修配厂、造弹厂等。军民并肩战斗,既克服了困难,又锻炼了思想,取得了物质、精神双丰收,使淮北根据地得到了全面的巩固的发展。
    彭雪枫热爱人民,关心人民,密切联系群众,始终保持与群众同甘共苦的优良作风。他很重视对部队进行热爱人民群众、尊重地方政府的教育,要求部队坚决执行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,坚决当好“政府的卫兵,人民的护兵”。他经常以鱼和水比喻军民关系,常对部队讲:“离开老百姓的军队,就象鱼儿离开水一样,非涸死不行”。他教育部队指战员在驻地做到三勤(打扫清洁卫生,给老乡担水,帮助群众生产劳动)。他自己则是以身作则,带头执行。1943年8月18日,淮北地区大柳巷一带因河水猛涨,新筑围堤突然塌了一段,淮水倒灌,情况十分紧急。这时,雪枫正在大柳巷开医工会议,得悉报告,立即率领医工会议人员前往抢救。他亲自抱革抬土,下水堵险,与群众共同奋战六个小时,终于排除了险情。雪枫和四师指战员热爱人民,人民群众也更加热爱自己的军队,所以在豫皖苏路东路西,军民关系极为融洽。“过境我军情不厌,到家同志话偏长”。淮北根据地流行的这幅春联,就是这种军民鱼水情关系的真实写照。
    1943年8月,淮北根据地内部发生两起著名的“反特假案”,一起是“淮中案件”,一起是“泗阳案件”。1943年8月,淮北中学副校长张宇瑞和女教导员周苏等人胡编了一个“进步青年建国团”的特务大案件,并实行严刑逼供,逼出特务分子56人。“泗阳案件”是泗阳县委搞肃反扩大化,弄出了个所谓“泗阳案件”。扣押几百人,准备枪毙7人。在区党委会上,彭雪枫对“淮中案件”有怀疑,主张立即复查。1944年2月,雪枫受淮北区党委的委托,主持清理“淮中案件”。他坚持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,深入调查研究,终于弄清了此案虚构全貌。淮北区党委决定为“淮中案件”平反,为被冤者昭雪;“泗阳案件”亦终于情况大白,水落石出。淮北区党委作出决定:对受冤同志予以平反。此事,被同志们誉为我党历史上正确处理冤假错案的一个典范。
    在1944年春季攻势中,彭雪枫指挥四师部队在地方武装配合下,经过三个月的奋战,解放了泗县、灵壁、睢阳之间的大片土地,控制了睢泗公路全线,沉重地打击了敌伪顽,巩固扩大了路东根据地,为恢复整个豫皖苏根据地创造了条件。
    1944年4月,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河南,蒋介石继续推行消极抗战,积极反共的政策,驻河南的汤恩伯部40万大军不战自退,37天失城38座,河南千百万人民惨遭蹂躏和屠杀。党中央根据抗日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,提出了“向河南敌后发展,以控制中原”的战略方针。7月,又作出了进军河南敌后的具体部署。命令四师之一部西进津浦路西之豫皖苏边,首先恢复肖县、永城、夏邑、宿县根据地,然后打通与睢杞太地区的联系,并相继控制新黄河以东之广大地区。
    党中央的命令,极大地振奋了四师全体指战员。“打回路西去,解放豫皖苏”,是四师转移津浦路东三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。在完成战斗动员和 各项准备工作以后,1944年8月15日,彭雪枫师长、张震参谋长、吴芝圃主任率四师四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团由半城等地出发,冒暑踏上西进的征程。8月20日晚,雪枫指挥四师健儿由曹村与夹沟之间越过津浦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包围了肖县南之敌据点小朱庄。21日扫清外围,22日夜发起总攻,激战三小时,胜利结束了战斗,毙敌纵队司令王传授以下三百余人。攻克小朱庄,不仅全歼守敌,并且争取该部第三支队起义,从而打通了西进道路。首战告捷,军威大振,一些土顽闻风丧胆,虽构筑据点,但唯恐弃之不及,纷纷逃遁。一路上,雪枫指挥四师主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,连克菊集、郧县集、马庄、秦坡楼等据点,收复了肖县、永北、砀山、宿西、夏南广大地区。8月23日,彭雪枫签发了《敬告豫皖苏边区父老兄弟姐妹书》,表达了四师指战员怀念豫皖苏边区父老乡亲的心情,号召豫皖苏边区人民积极协助,支援子弟兵,争取早日恢复失地。豫皖苏边区人民欣喜若狂,热情欢迎子弟兵的归来。当雪枫率部挺进宿永边时,一路上都有群众暗中插上路标引路,还有准确的情报及时送到指挥部来。9月5日,雪枫又率部摧毁了土顽刘子仁、刘瑞歧、耿继勋结成的所谓“路西防线”,打通了津浦路东、西的联系,为继续西进奠定了基础。
    这时,盘踞在夏邑东八里庄的敌李光明支队,凭借围寨和碉堡,负隅顽抗。为了拔掉前进中的钉子,消灭李光明部,雪枫亲自指挥八里庄战斗。9月10日早饭后,雪枫到25团驻地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,进行战前动员。10日晚,参战部队迅速将八里庄包围,在炮火掩护下,迅速突入圩寨将大寨全部占领,残敌窜入小寨顽抗。11日拂晓,守敌弃寨突围,被我预伏之骑兵团猛烈冲杀,死的死,伤的伤,剩下的全部被俘虏,生擒顽军支队司令李光明、副司令李良玉以下千余人。在战斗即将结束时,站在围寨上观察与指挥战斗的彭雪枫,正要让骑兵团把敌人支队长送来,询问敌伪向我进攻的计划时,远处飞来一颗流弹,射中彭雪枫的胸部。雪枫当即倒下。这个伟大的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,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,贡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,时年37岁。
    彭雪枫同志英勇捐躯的噩耗传到延安,整个延安城沉浸在极度悲痛之中。“淮北哀音至,灯前意黯然。生平供忆想,终夜不成眠”。“雄气压陇海,英风断淮河。荣哀何有尽,万众泪滂沱”——陈毅同志痛惜之极,连夜写下了《哭彭雪枫同志》诗八首,真实地反映了彭雪枫的牺牲在全党全军和淮北人民中所引起的悲痛。
    中共中央致电华中局、四师并张震、吴芝圃等,对彭雪枫师长牺牲深表哀悼。13日电令张爱萍为四师师长,韦国清为副师长。对雪枫牺牲消息严格保密,暂不公布。雪枫灵柩运送路东暂厝。
    1945年2月7日,中共中央在延安中央大礼堂举行彭雪枫同志追悼大会。毛泽东、朱德、刘少奇、彭德怀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延安各界代表千余人沉痛悼念彭雪枫同志。礼堂门口高悬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挽联:“为民族,为群众,二十年奋斗出死入生,功垂祖国;打日本,打汉奸,千百万同胞自由平等,泽被长淮。”毛泽东、朱德、刘少奇、彭德怀、陈毅等同志都亲书挽联,赞誉彭雪枫同志“功绩辉煌,英名永在,一世忠贞,是中华民族的英雄,是共产党人的好榜样”。
    雪枫同志离开我们已经60多年了,但他的英名将与山河共存、日月同辉。他20年生活的战斗历程,在伟人的中国革命史册上,谱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,成为今日进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典型教材。1984年9月11日,在彭雪枫殉国40周年的日子里,河南省夏邑县和雪枫的家乡——河南省镇平县同时隆重召开了悼念大会,并在镇平建起“彭雪枫烈士纪念馆”。人民将永远怀念这位杰出无产阶级革命家,伟大的民族英雄。
    彭雪枫同志永垂不朽!
 
(本文作者刘学田,镇平县党史委原主任,现离休。本文原载河南人民出版社的《永恒》南阳党史人物传第一辑,本次选用略有删改。)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
友情链接 申请友情链接

地址:镇平县府前街10号

邮箱:5921606@sohu.com

电话:65921606    技术支持:南阳创想网络有限公司